中阿国际商贸金桥网

阿富汗国内经济形势及前景预测

     阿富汗是亚洲中西部的内陆国家,北邻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西接伊朗,南部和东部连巴基斯坦,东北部凸出的狭长地带与中国接壤,国土面积64.7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860万人。阿富汗是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严重依赖外援。历经30多年战乱,经济破坏殆尽,交通、通讯、工业、教育和农业基础设施遭到的破坏最为严重。农工业投入较少,缺少“造血功能”;政府效率低下,计划难以落实;严重依赖外援,财政入不敷出。2001年以来,得益于国际社会提供的大量援助,阿富汗战后和平重建取得一定成果,国民经济缓慢恢复发展。在三大产业中,农牧业是国民经济主要支柱,工业受战乱影响缺少完整的工业体系,但服务业发展较快。其中,农业占GDP的1/4,且农业还与食品、饮料加工、运输和零售业密切相关,但阿富汗农业靠天吃饭现象严重,没有基本的灌溉系统,农产品的仓储、加工、销售等配套服务体系也严重欠缺,这极大限制了阿富汗农产品的出口能力。尽管阿富汗铜矿、铁矿、油气资源丰富,但采矿业目前只占GDP的很小份额。阿富汗采矿业的发展取决于相关法律制度的规范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由于出口产品单一,主要以地毯和干果为主,阿富汗对外贸易严重逆差的问题将长期存在。总之,由于经济产业体系的落后和不健全,阿富汗经济发展严重依赖外援的现象将很难改观。                                                经济发展陷入衰退,缺乏强劲的内生动力                                                                                                                                        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以来,“军需经济”曾支撑阿富汗经济发展保持较高增速。2003-2012年间,阿富汗经济年均增速保持在9.4%的水平,这主要得益于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投资和外国人员的庞大消费拉动。但自2013年以来,阿富汗经济形势较为严峻,2013年本币阿尼对美元和欧元大幅贬值,且新注册登记的公司数目大幅下降,创此前5年来的新低。由于2014年大选久拖不决造成的政治不确定性,非农领域、特别是服务与建筑业的增长明显受挫。2014年阿富汗粮食和能源价格飞涨。同时,随着2014年后美国和北约开始撤军,国际社会对阿富汗援助大幅减少,而政治和安全的不确定性也大大降低了其国际投资吸引力。2014/15财年,阿富汗GDP增长率仅为2.2%;2015/16财年,国内生产总值约为193.7亿美元,同比下降2.4%,人均GDP为677美元,通胀率为3.8%,失业率高达40%,主要原因是2015年鸦片产量下降以及本币阿尼对美元贬值严重。其中,农牧业占GDP比重为22.12%,产值同比下降16.9%,吸收了国内近40%的劳动力;工业占GDP比重为22.13%,产值同比增长4.5%,建筑业增长8.1%,食品业增加1.5%,矿产业下降7.9%,服务业占GDP比重为52.28%,产值同比增长1.3%。同时,在投资、消费和出口中,消费占主要地位,固定投资、消费和出口分别占GDP的比重为19.4%、96.4%和7%。当前,阿富汗经济形势仍不容乐观,受美国和北约撤军致使国际社会对阿援助减少以及阿国内政治安全形势不稳等多种因素影响,经济将持续低迷,预计2016年经济增长率为2%,通胀率为3.2%。
未来经济仍将低速增长自立自足难度大 
  阿富汗经济缺乏内生动力,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仍将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发展依然需要依靠大量外援。同时,阿富汗经济自立自足的希望在于利用其自身作为中亚、南亚、西亚连接枢纽的地缘优势,发展转口贸易以及有效开发矿产资源。但受制于与周边国家错综复杂的关系,阿富汗依靠地区国家间合作来促进自身经济发展的前景并不明朗。此外,阿富汗经济还面临安全恶化、体制腐败、经济犯罪等问题的侵扰。阿富汗要实现经济自主和可持续性增长,必须改变严重依赖外援、基础设施投资等拉动经济增长的方式,深化财政、金融、税收等领域的经济体制改革,提高政府治理能力,加强各大产业发展,扩大对外贸易以及建立健全相关法制等。但受抑于资源贫乏、经济社会落后,阿富汗用10年时间实现经济自主的前景并不乐观。对此,亚洲开发银行认为,安全形势、国际援助、农业发展、财税管理以及外国投资(尤其是矿业投资)等因素将决定阿富汗经济能否实现稳定增长。阿富汗政府重视并渴望进行经济重建,积极争取外援,重塑国家经济架构,期待将矿产业和石油天然气打造成国民经济支柱产业,培养自身“造血”功能,逐步实现财政自理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