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阿国际商贸金桥网

刚进入阿富汗

【原创】
  
  刚进入阿富汗,身边的阿富汗员工在聊天时就讲,民众不只被塔利班勒索,也受到官员的压榨。在喀布尔市郊,果农要把苹果运送出去时常向塔利班缴付过路费,每一卡车的收费相当于美金30元。工人如果不向地方政府交付保护费,省长也会派警察或者哨兵到他们工作的地方把他们赶走。塔利班占着山区,政府占着城镇;塔利班占着夜里,政府占着白天。办事处一位哨兵伊犁马斯的叔叔是一名工程师,他遭遇为例子并不罕见,曾不断地缴钱买平安,可是,勒索者还是朝他的房子发射火箭炮,还企图挟持其长子,导致他受重伤,不得不前往印度治疗。什么原因也没有,只是因为他们家还算有钱,且并没有搬进大城市。
  
 
  他家乡官员和居民说,武装组织通常向成功商人下手,因为他们相信这些人有能力缴付大笔钱。他叔叔居住在喀布尔东北部卡皮萨省,一个到处是桑林和杏林的地方,风景纯美,曾经受阿富汗朋友邀请整个中阿商贸金桥网同事,去玩过两天,山地烤羊肉和焖土鸡是难忘的回忆,当然还有各种杏干和松子。
  
  经营一家生意兴隆的建筑公司是伊犁马斯叔叔的主要收入,他也是工程师,当再也受不了勒索者的需索无度,决定带着另外10个孩子,一起到印度与大儿子会合。在阿富汗的广袤山区,在阿富汗冬天漫长的夜晚,凋零的百姓总是向真主祈求不要有塔利班,使他们全家平安。
  
   国际社会源源不断的捐助,也象无主的羔羊,有能力的能人们都牵走。就算联合国为救助当地贫民送来的大米、小麦等救济品也流入了黑市,说是黑市其实是公开的大市场。联合国的帐篷,美国的铁桶食用油,应有尽有。相信这些坐在简陋商店门口的小店老板,并不是没有付钱就获取了这些物资。所以说,人们普遍认为,阿富汗政府和多国部队在阿富汗面对的挑战不单是塔利班的威胁而已。最大的威胁可能正是阿富汗政府自己,自己对自己的管理,毕竟从没有建立过现代政府的经验,人们还是给予了帮助和理解。
爆炸声中阿富汗孩子的快乐生活
(百姓却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现实中,与其说塔利班的贪得无厌和残暴是阿富汗治安动乱的根源,还不如说是当下政府官员的贪腐造成现在的局面。无论你想获取工程还是采购合同,无论你是交税还是年检,要想顺利而不被无休止的拖延,就要花钱,甚至就算犯了罪,只要你有足够的钱,也是安然无忧的。老百姓形象的说,警察从前门抓到了坏蛋,坏蛋给警察一把钱,警察就从后窗户和坏蛋说再见。坏蛋变得越来越有恃无恐,可怜的百姓却越来越没有安全感。
 
(深度了解阿富汗可以进“中阿工贸群”qjcb15600175511)
  
  两路国际贸易(北京)有限公司
  
  中国世贸组织边贸委一带一路发展研究中心
  
  中阿商贸金桥网